自我和角色的映射??为啥妄想的自留地系列

妄想状态是成为铁人的员工,当红头罩的邻居,和库丘林结婚。随便想想其实是我个人的问题导致这样的妄想。因为自己真的很平庸啊,才能和心理状态都是。铁桶是填补型,强行代入的话可能些微支撑都给不了吧,没能力那么近地去爱他俩,反而是 可以看到他幸福就好 的距离,觉得近了也只会给他们负能量(很怂了连同事/同阵营妄想都没有),我想让他们得到的幸福不会是我这样的性格,他们需要被强大坚韧的人爱着。而库的话,对我来说是调节型,本身不太需要那么多支撑反而很会想得到他的温柔吧,这个真的很妄想(我理想的汪乙女向也不会选我自己这样的吧),但这么想果然很想被他的光笼罩,目前状态是看见他笑就开心。果然会忍不住想我这么差劲也可以近一点。或者说其实是向往一种较理想的心理状态,其实自己的状态很不健康。缺失(铁桶红A言峰等类型)和满溢(吉尔大帝等)都不会想到结婚(填补自己)。感觉喜欢铁桶多少有一点点自怜在里头,希望自己也能被理解喜欢,而很不喜欢言峰其实也有厌恶自己是不完备状态的成分在,因为本身其实是有点冷淡的人,状态不健康又有点封闭自己,目前就很不完备,其实是看不起这样的自己的。果然不映射是不可能的。这样反而觉得红A/士郎这样的令人吃惊啊,大愿果然还是不一样的,虔诚的人即使缺失不完备也可以看得到地期待幸福。可能我对红A/士郎严格说不是喜爱这样的私人感情也没有什么负面感觉吧,本身没有虔诚对象的人真的没法评价这类人,虽然也有所缺失但完全是不贴我的路。那么更喜欢红A是因为自己不相信大愿人士真正可以到达幸福?这种理论推下来,我果然很差劲啊。光之御子,其实真的很像我喜欢的那种光,配不上也想妄想得到。

评论(1)

© wtf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