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看完了。感想是有大愿的人真的太难了(不是说主角在我心里就是大愿程度了),以及按目前的态度来说,我是舒服主义,如果我病得那么痛苦,没有特别坚持的理由,那还是当个懦弱的人吧。

关于大愿的人,到时就想到了士郎和emiya,觉得不够喜欢士郎可能也有他呈现的状态只是经历阻碍,还没有经历无望有关。更喜欢emiya的原因要说这方面的也可以说因为他是经历过无望的还没有对大愿对象有看法状态(他绝望的是自己,而不是人类)。有大愿的人无一不痛苦,而且大多结局不太好,而处于大愿起步的人是还没长大成熟的。在我心里还够不上大愿者。

最后关于人的实切悲悯。感觉看很多人都是,在社会一滚真的会改变很多。个人觉得在被关怀阶段,我对世界很多东西其实还蛮有真切的那种同情心的,动物、性少数、疾病、伤残、心理亚健康等等,但对比很久以前的我,其实丧失很多,目前好像项目多了是因为人在长大知道的也在增多,但对于一直知道的类型,有些同情心在减退。比如看待行乞的人,甚至挺多时候觉得自己很硬心肠。以前一方面不喜欢他们像强迫人一样的行乞方式一方面又会真的觉得他们年纪大了没人赡养/残疾导致正常养活自己很困难/被集团控制很不忍心,现在路过挺多时候不会去想他们是怎么回事了,手上只带个手机也没现钱,然后越来越漠视了吧。忧虑他们的状态有时会想子女怎么回事/现在集团还是这么可怕/普通大龄伤残真的很难养好自己之类的想法,没有以前那种单纯对他们无奈行乞的,对他们本身的同情了。可能现在的我还是第三人角度看世界,以后压力属于自己的时候可能会发现其实自己也是一个以前偶尔会同情的状态,当自己走进会被以前的自己同情的状态,也就没有富裕来多看别的了?这样想我喜欢第三人的一部分原因是他们跳出了我认为值得同情的状态?啊这样想下去跑题机器人果然我还是觉得机器人有思维也不会想成为人类,人类真的没有好到别人想改变种族。我的羡慕榜单有 只有简单思维的不长命物种,机械,无机物,真正意义上的神(人性过多的神设定在我心里真的就是强大到对神性有自己的感悟的人,真正的神在我心里对人类之类的物种是像路过一片景色,大部分时候连它好不好看都没所谓的这种状态)。

我真的还很幼稚了。

评论

© wtf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