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发散

顺着太太找太太噗噗噗

半夜了,看咔看得很有感触吧。我其实是个很容易陷入自我的类型吧(自我坍缩噗噗噗)。以前刚开始写这类感触的时候也说过,看铁的各类cp逆来逆去的其实也有帮助自己补全人物的原因吧,一直觉得基本会是个ABA模式一个是平权(平权听起来有点搞笑,但确实有这个原因在。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进攻性,或者说一个平和条件下每个人都应该有适当表现进攻性和忍耐的空间?)一个也有这个吧,不知道是人变极端了还是真的就是在这个年纪反思没什么用的自己,感觉到了认知水平的片面。如前文所言,我真的很容易陷入自我啦。
对各类角色其实真的投入很多,现实里的人,遥远或者亲近,其实都有种自己把握不好的感觉,人呢,变化起来太无声了。也可能是自己也在封闭自己吧,太敏感了,可能太经常去想距离感这类事啦。就很难想象自己异地恋。肯定是自己性格的原因,很明白地感受到维持真的很需要坚持努力,我应该是那种“如果两个人一直分开,可能就没那么想再在一起了”的类型,不论什么类型的情感。我很害怕距离感,但哪里没有距离感,哪里都是距离感呀,人本来就是孤独的。
所以真的很喜欢自己喜欢上的角色,我希望他们是圆形的,复杂的,我不希望自己能接收到的那些部分成了他们在我心里的狭义定义,明明他们还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样子。也许到最后我爱着的还是当初喜欢他们的那部分,但可以感觉到他们在朝我宽容地微笑。
可能这类的形象对比作者从作品本身传达给我的那百分之五十是有差异的,但他在我这里是鲜活的,对我来说就够了。

关于角色给我的距离感,真的也离我很远啊,但好安心。这个感觉类似暗恋吧,你本身是什么样的多面体,和我这片面的喜爱,本就没什么关系。

铁桶汪凛,加上咔,差不多就这样啦,不过咔还不够成熟(不是指他的年纪性格,是在我印象里还没有被好好定型)。即使之前写了很多角色映射一类的东西,其实也很难表达全我投入的私心吧。不展开说铁桶的原因也很迷吧,我给他俩的私心太复杂了,他们是初始,引导我的方向也各自不同,而且能好好表达的部分早在我开始写这类东西前已经在脑子里好好整理过了。反而最近都在提库丘林,其实他应该和凛差不多放在一起讲。库的话暴言过很多次了,想嫁系列,其实也不是真的妄想结婚相处,而是一种憧憬吧,坦坦荡荡,通透,顺应智慧顺应思考,表达不清楚。而凛是想娶系列,其实也是一种憧憬,对自身,对那个年纪的女孩们,生命被使用时该有的样子,掺杂了太多我自己想象的事物进去,是很私人的理想化了,其实和作者表达的凛有很大很大的不同吧,有点执着了(陷入自我噗噗噗),其实凛才是所有我喜欢的角色里接受别人理解最少的。至于咔,目前还很难说我具体是个什么想法,还不够清晰。但差不多属于最难的那类了。之前说从不倒下的强者才是最强的,有点类似这种感觉吧,坚持不动摇才是地狱级别啊,咔属于未出世和被浸透的时节,他不属于过渡阶段。(hmmmm这种表达有点看山三重奏的意思了噗,总之还没法表达)

文字真的很不一般,摆脱了有形束缚,是充满智慧的产物。最开始认为文字或者符号是有魔力的人们真的也很不一般呀,文字是悠久的没有断开的智慧的具现,神秘是坦荡的侧面。人物被创造出来就像女娲造人,你可以杀死他,拉扯他,用别的什么去覆盖他,但一出笔,有些微妙本质的东西就定下来了。

有思想,会思考,真的是最高贵的了,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人认为人可以成圣。

有句话,角色传达的观点和作者本身认同的观点是两回事,很对头,人物一旦起来就很难由你把控了,除非是强行工具人,这种属于拉扯覆盖。说作者的文笔或者说驾驭能力,更多给我的感觉是一种引导。当然我没写作过,以上只是一种我对写作这件事的一种想象的理想状态啦。对世界没有神和平行世界与小世界可能性很认可这种想法也有这个原因吧,有思想是无法掌控的,神灵如果只是只能做到像作者一样只能覆盖杀死一个有思想的角色,而不是全局在手的话,是没有资格被成为神的,所以我认同完全客观的自然。

发散过头了

最后果然表达不好的人才会一直绕弯(是我了),简洁真的很难。佩服下定义和做科普的人。

评论(1)

© wtfssss | Powered by LOFTER